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TERNAL HOME

广东海洋大学摄影协会-技术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轉】想让自己的照片有温情,那么也请你做个有温情的人  

2014-08-22 23:52:52|  分类: JSB摄影交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原始貼來源:http://www.doyouhike.net/city/shanghai/photo/409968,0,0,0.html
文字來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2d4cf660100ghgg.html

  今天在磨房看到一篇关于摄影的贴子,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,感同身受,这里摘录部分内容:

  十二月是我同去青海的朋友,也曾一起去过西藏,甘南等地,是非常爱摄影的朋友。这几天她独自在甘南旅行,顺便看看晒佛,有个年度最大的法会,熟悉甘南的朋友一定都知道。刚才接到她的电话,她说她一个人在山坡上,不想和沿途结识的摄友一起了,我听出来,她哭了。之前有接到过她的短消息,起初还都是见到好风景的兴奋,后来就全是沮丧了,她说:你不知道那些背长枪大炮的人,拍藏民像是拍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。

  今天也是同样的原因,她说感到很难过,甚至连拿出相机的兴致也没有,之前我们说拉卜楞的喇嘛一年比一年不友好,这几天感觉是摄友越来越多的侵犯了当地人的生活,毫无人性的侵犯,毫不内疚的侵犯。请想象正常走路,前面一米就好几个人蹲在面前拿大广角镜头对着你无所顾忌的拍摄;想像一些年老的人,走路颤巍巍的人,掩住脸孔,眉头紧锁;想象你的儿子女儿,莫名其妙被人在手里塞上一块钱两块钱;想象外来的团体,衣着光鲜,讲的话都听不大懂,占领了整个小镇,扰乱了宗教活动中,虔诚的信徒。。。

  我说十二月你带些照片回来,我在这里,能做的也只是发一个帖子,看一下大家是否意识到手中的器材对人可能产生的侵扰,或者,大声告诉所有人,摄影者并没有权利因艺术之名,施不道之行。住手!

  混特 wrote:

  来自中国大都市的摄影爱好者,普遍处于物质爆富的起步阶段。

  苏珊·桑塔格 曾经拿 相机 和 枪支 作过比较:

  “

  不过,拍照的行为还是具有某种掠夺性。给人拍照便是冒犯别人:那种看人的方式仿佛别人从未这样看待过他们自己一样;了解人的方式也仿佛别人从未这么了解过他们自己。它将人变成了可以象征性地拥有的物体。正如照相机是枪支的升准物一样,给某人拍照也是一种升华了的谋杀——一种温和的谋杀,适合于悲伤、可怕的时光。

  ”

  我没有细看大家的帖,就开始回复了,仅仅希望可以不受影响,先说自己的感受。今天郎木寺阳光明媚,这里没有网吧,找了个刻录光盘的地方,店主很好,银川过来收集花种的,因有事,留我一人在这里,说,你走了,把门锁上就可以了,我说,那我把钱放在桌子上,他说,可以,就走了。店在郎木寺四川一面的那条路,过来时,有个小女孩在河里洗衣服,两个“大白”上去了,我站在旁边,随后四个,最后八个,小孩围在中间,我不知,她面对八个镜头是如何的想法?她只是洗衣服,周围围了一帮大叔,拿着长枪短炮,这样的场景不是为了拍电影而特意制作,却在街头,路上,山上,山坡上,寺庙,随处可见。再说早上,我拍不下去的时候。来过这条路的人应该知道,这条路不长,大约2KM,一路上大约有七个点(我特意数了一下),蹲守着俗称“守株待兔”的影友,每个点至少三到四人,看见有特点的藏族人,就开始拍,有人跟着跑,边退边拍,距离不会超过三米(这有些保守,有些人不会超过一米,对着脸拍,藏族人脸上深刻的皱纹,或许是炫耀的资本),尤其是拍藏族孩子,有个“影友”大约跟了100米才作罢,除了等候“景点”的,还有走动的“我们”,手拿相机。你可以去想象一下,若是你,走完2KM的路,将会面对多少镜头?

  爬到山坡上时,我拍完经幡,转身看郎木寺全景,山腰处有两个藏族女人带着两个孩子,被三个站着的“影友”围住拍,地上蹲着两个,女人和孩子在中间,想往前走,镜头无处不在,她试图遮住自己的脸,可还要拉着孩子。当时,我的大脑就产生了一个画面,好像被困住的动物,装在了笼子里,无路可逃,往后,就再没心思拍照了。那些所谓的“纪实”。

  店主回来了,问我在写什么,说是不是写攻略,我说,不是,写一些对当地的感想,他好奇,又问关于什么的话题?我说是写一些关于对这里来拍照的人的感想,他听后,说,刚才他也对一帮人说“FUCK”,他外出的那会儿,遇见三个老头,拿着长枪短炮对着藏族姑娘边退边拍,他看不下去,骂了句。他说,晒佛这两天,他收起了户外俱乐部的牌子,因为已看厌了这些长枪短炮的人,希望可以不被打扰。午饭无意讨论起这个话题,路上认识的北京“影友”这么说:“这不是道德问题,只要给钱就行,又不犯法。”讨论了半天,我没有能力说服他,甚至不想说服他,俗话说,道不同,不相为谋,大致这个意思。可是我在郎木寺遇见的,都是和他一样的人,除了现在的店家。

  还有一些场景,我用相机记录了下来。

  “来,给你糖,我给你拍照,笑一下,头往上抬,不要看我,好,不错,就这样。”这是早晨路过的河边,藏族姑娘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。

  “你朝天空撒一些纸,你说多少钱,我来拍。”这是山坡上的祭台前,长枪短炮的大叔,对一个怀里裹着孩子和手牵着另一个孩子的藏民说话。

  现在光线好了,我要去转转了,可是关于郎木寺,这个我一直想再回来的地方,当真的到了这里,我发现我连举起相机的勇气也没有了。

  今天最疯狂的时刻过去了,因为最美的光线渐渐消失了。

  在这里两天,若你是藏族人,请你别太老,或者别太美,或者别太小,但这样,也不是幸运的,你最好不要穿有特色的民族服装,或者去河边洗衣服,若带着小孩,就更不妙了,出门记得带上口罩,若是有冲锋衣,最好穿上,这样,或许,好一些。

  下午,我还是沿原路去了四川的山坡,带着笔,相机,只记录。

  山坡上几个藏族女人和孩子,已经被包围在长枪大炮中,有人拍的不过瘾,见迎面来个抱着藏族孩子的男人,对朋友说:“这个男同胞抱着孩子真失败,要是个女的就好了。”

  藏族人围着庙一圈圈转,庙前有个小平台,有磕头的,倚靠在铁栏的,坐在地上的藏族人,还有“我们”。

  有个姿态较好的藏族女孩被包围,她倚靠栏杆,服装有特色,成了焦点。她一直背对着,始终无法满足两边拍照的人,有人说:“喂,美女,转过来。”她没有动的意思,有人说:“估计听不懂汉语,扎西德勒,美女,转过来。”她偶尔侧过头,就听见无数的咔嚓声,最后,她还是面朝向“影友”,带着口罩,我能看出她的窘境,她又选择了背对着镜头。

  有个女摄友,站在她左边,叫了几声“喂”,也没有得到满意的侧面,她最终伸出手拉藏族姑娘,说:“转一下头。”

  我的广角不够广,总希望能把他们全部放进照片里,人数最多的时候,有14人,估计还有我身后漏掉的,将藏族姑娘围住,进行所谓的“纪实”,拍了大约20多分钟,拍完后,影友现场分享,说:“你看我拍的多水灵。”

  我转向别的方向,别的角度,除了林立在庙两旁等待“守株待兔”的二十多个“影友”外,各别的,镜头则越来越靠近还不会走路的孩子,或略微懂事的孩子,“我这里有糖”,从包里拿出巧克力、糖果,这样,镜头就可以越来越近,可以越来越肆无忌惮。

  有个藏族小孩才几个月,被母亲用毯子包起来,背在背上,露出个头。母亲是典型的藏族人,前面有两个人,正对着拍她,孩子在身后,有个男摄友过去,凑近孩子的脸,拍了阵,小孩把脸别了过去(应该是无意识转头,毕竟很小很小的孩子,还不懂的躲闪镜头),男摄友伸出了手,拍拍孩子,意思是,你要把头转向我。

  希望明天的展佛活动,能减少长枪大炮对藏族人近距离的拍摄和包围,毕竟,有新东西演出了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另外,有个题外话,总担心说了会引起部分人的不满,关于外国人拍照,我也只将自己看见的说出。

  路上遇见的影友,因为他在拉卜楞寺近距离拍拄拐杖的老人,被一老外看见,老外拍他,产生了小冲突,互拍之,散去。影友后来说:“我拍人家,挨他什么事,他还拍我。”关于老外拍他,他认为是别有用心,和他拍藏族人的目的不一样,老外应该没有他那么“善意”。后来他对另外一个人说起这件事情时,说:“看那老外那破机子,还拍我”。

  拉卜楞寺和郎木寺,我只见过两次老外,今天在街道见到时,已没有心思拍照,仔细观察了他们的相机,还真都是“破相机”,小个的,标镜,并且我没有看见他们用镜头围住人,或边退边拍的。

  而其它的“我们”,则富裕的很,可以背几十斤在身上,来回拍,用不同相机反应不同人物,甚至都没有时间换镜头,管它呢,只要有钱。

【轉】想让自己的照片有温情,那么也请你做个有温情的人 - 08jsb - ETERNAL HOME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